许可可

这是一个私人心情收集站,不需要你来关注。

可能对我来说,爱情没有那么重要,有就可以了,它是我的物件之一,不用非得摆在最显眼的位置,因为我的精力真的没那么充沛,或许做不到十全十美,我还是要用更多的精力追求生命中更重要的东西,比如知识,比如艺术。

话也不能说的太绝,这只是我当下二十多岁的话罢了。

每每想起曾经发生的糗事,还是会瞬间脸热,想赶紧把这段记忆删除,却是在脑海中粘的最牢固的。而它们就有了另外一个作用,警醒和敲打自己,让我不断的进步。


又是我想多了吗?其实这个事不值一提,但好像年龄越大,越容易斤斤计较了。好像自己发现了在他看来我并不是关系很好的朋友。这种时候就很希望拥有学妹的性格,不去在乎这些。

我真的太惨了,一晚上什么都没做成,还得走回去

今晚和足各讨论了一下关于学期末的开题,我们彼此都还有着困扰。她还没有找清思路和方向,我就陪着她一起想,也让我打开一下思维。

她做视觉传达设计,但又和产品、信息设计有着扯不开的联系,我们从品牌,一路想到文字、包装、玩具设计等等,考虑了一大圈,目前还没有想到她想做的。

说到做设计和做艺术创作,我们觉得,导师们喜欢的还是有学术性、与大众社会有紧密联系的主题。视传的老师们平常就会接商业项目,毕设中那些做偏商业类的毕设早已司空见惯了,肯定会鲜有喜欢的。而且也避免去触碰教育类课题,很有可能会触到“大雷”。

谈话间,让我想到了前一阵韩国文教授来做讲座,他是做实验艺术的,给我们介绍了许多世界当代艺术家的...

1 / 7

© 许可可 | Powered by LOFTER